51彩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51彩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51彩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13 16:58:09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服刑三年四个月出狱后的于法杰一边收废铁一边申诉。他始终坚持自己的观点:2000年,乡财政自收自支,财务管理不规范。乡财务人员为了给职工发工资,找其领取公款15万元,并打了借条,目的是为了留下对账凭证。两级法院却认为“借条意味着他可以主张债权,有把公款变私款的主观故意”,这是有罪推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一审至今,于法杰认为自己没贪污的观点始终没变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检察院的三项犯罪事实的指控,法院只认定了“不到一项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市场也一度质疑该消息的真实性,认为其系游资炒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值得注意的是,判决书上证人证言、控辩双方均认同,因乡财政不足,账上没钱,这笔涉案的19万元是用来给职工发工资、绩效奖等公务开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记者梳理公开信息发现,有关“塔山计划”较早的消息来源是一位科技博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于法杰向上游新闻记者解释,2000年,区财政和乡财政是分开的,乡里给职工发工资及其他公务开支全靠自收自支。基于此,财务管理不如现在规范、严谨。乡财务人员给其打借条,只是证明从其处领到了公款用于公用,“打借条打收据都可以。到时候扎帐审计时,用借条或者收据冲抵,帐是对的即可。说我财务管理不规范我完全同意,说我贪污压根站不住脚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4年4月,也就是在被评为“漯河市人民满意的公务员”一年多后,于法杰落马。2005年9月,他被漯河市郾城区检察院提起公诉,指控的罪名是贪污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▲于法杰曾任翟庄乡乡长和乡党委书记,该乡现已更名为街道。摄影/上游新闻记者 沈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份裁定书源于21年前的一起案件。